这叫人如何不心惊肉跳?!

黑漆漆的地穴底部,竟然是软绵绵的?!

红衣少女这一脚踩到坑底,顿时就吓得花容失色!

难不成是遇到冬眠的长虫了?!

不过,短暂的惊吓之后,红衣少女还是强自镇定了下来,毕竟若真是长虫,反倒不用害怕,因为它们一到冬眠时期,就会一动不动,甚至任人宰割……

可万一不是长虫而是其他吓人的东西呢?!

红衣少女紧紧地捂着嘴巴,战战兢兢地沿着坑壁向旁边挪动……

而那“软绵绵”的东西,似乎也动了一下……

“嘤……”

“什么人?!你是人是鬼?!怎么会在这里?!”

红衣少女极力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惊惧,手上更是不知从何时就多出了一把对付猛兽的匕首,并且用着极其轻微的声音警告着那慢慢从雪堆里爬出来的身影……

地穴中的光线很暗很暗,红衣少女虽然有些不愿意,但还是用最快的速度把怀中掏出来的火折给点燃了!

蕾丝长裙美女的清纯唯美图

毕竟就算她被自己的族人发现了,也总好过不明不白的枉死吧……

“好……,好重……”

红衣少女顿时脸色一红,甚至有些嗔怒,但心中却是安定了不少……

反正只要不是什么长虫或者山精鬼怪之类的东西,还真没有多少东西是能让红衣少女感到害怕的!

尤其是眼前这个“人”的身形瘦瘦弱弱的,似乎还没有她高,更是心中笃定了几分……

“你是女的?!”

明月倒是想回答,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,只觉得头晕眼花,浑身上下更是像要散了架似的……

本来从地面坠落谷底,就已经摔得七荤八素,甚至还昏迷不醒……

现在又被一个不明来历的人给踩中了背心,一口气倒是通畅了,可这浑身的疼痛,却是更加难以忍受了……

红衣少女看着眼前的人才爬起来,却又立刻蹲在了地上,甚至不断发出痛苦的呻吟声,俏脸立时又是一阵红潮……

“对不起……,我……,我真的很重吗?!真的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要砸到你的……”

“不……,你还没下来的时候,我就已经摔在地上了昏过去了……”

“你是自己掉下来的?!这么蠢?!哼!我还以为是我……,咳咳,那这么说来?!不是我的责任了?!”

对于自己掉坑的个中原委,明月也实在是难以启齿,索性默不作声……

红衣少女显然也没有心思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,再加上明月也只顾着揉搓自己身上的痛处,一时倒是彼此相安无事……

而就在此时,地穴上方的远处却是忽然响起了一阵嘈杂的声音!

红衣少女立即吹灭了手上的火折子,并且神色警觉地盯着地穴上方,身体却慢慢地挪向了明月的身边……

明月只觉得脖子上突然一阵冰寒,想要挣扎,却是已经被红衣少女一把抓住了头发,并且厉声威胁道“不许出声!否则我立刻一刀捅死你!”

片刻之后……

“娘的!老子明明看见一个女人往这里跑了!怎么又没了踪迹?!难道是老子眼花了?!”

“八哥!我们大家伙都看见了……”

李八听着这话,脸上的神色才算是缓和了不少,可心里还是依旧纳闷……

“娘的!明月这小娘们也太会跑了!老子就不信了,这么一个娇俏的小娘们,怎么会跑得过我们?!这会子更是人影都不见了?!娘的!千万别让老子抓住!否则老子非要先尝尝她是什么滋味!哈哈哈!”

听到李八这话,一群康氏族人更是起哄大笑了起来!

“八哥!你老要是爽过了?!那弟兄们能不能也跟着尝尝啊?!”

“哈哈哈!就你这个王八秃子贼眉鼠眼!八哥这事也就是说说,你小子还来劲了?!哈哈哈哈!不怕少主扒了你的皮?!”

“嘿嘿,那小娘们是真漂亮!为了她,别说做一辈子秃子,就算没了命也值了!”

“哈哈哈!没出息!你小子这事多久没碰女人了?!哈哈哈!”李八虽然笑得放浪形骸,但眼神却一直扫视着四周,说不定那个小娘们被自己这么多人一吓,就自己跑出来了呢?!

不过很可惜……

除了风雪依旧作威作福之外,什么动静也没有……

“八哥!这风雪实在是太大了!你看我们才踩出的脚印,一会会就看不出了!我看我们还要再往前面找找才行……”

可就在此时,李八的眼角竟是忽然瞟到了一棵树上……

绳子?!

竟然有一根绳子?!

那绳子一头绑在树上,

那另一头怎么不见了踪影?!

李八不由得往前走了几步,想要去看个究竟……

而就在地穴的洞口即将暴露在李八的眼前时……

“布谷……,布谷……”

“八……,八哥……,不好了!是“瞎巴”!是“瞎巴”来了!”(“瞎巴”也就是板楯蛮,其实就是现代的土家族先祖。但大部分板楯蛮,都被汉化的很彻底!而土家族则是他们传承至今的仅存后裔,仍旧保留着板楯蛮的一部分传统。)

李八猛然回头,果然一群扛着木板,头上缠着厚布,身上穿着五色衣服的“瞎巴”,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!(顺便说一句,土家族的幼儿喜欢在头上的左右两边各梳一个发髻,也是过去板楯蛮风俗的遗留和保存,这种发誓称之为弜头)

“娘的!老子就奇怪,怎么一路上到处都是鸟叫?!原来是他们几路人马靠这个声音的高低急缓来确定方位和互相联络!”

“八哥……,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!好像杀不出去了……”

李八看着人心惶惶的众人,一时也没了方寸,这些“瞎巴”手段残忍,一旦落到他们手里,那是真的生不如死!

而且从来没听说过,有人能在投降“瞎巴”之后还能活下性命来的……

“弟兄们!拼命的时候到了!与其被这些蛮子吃了,不如豁出去跟他们拼了!”李八吼完这一句,眼神却是有些不甘心地往那棵树上的绳子又瞟了一眼!

他打心底觉得那根绳子肯定有什么蹊跷?!

可现在,已经容不得他去查探了……

“嗖”得一声!

一支弩箭直接射穿了李八的喉咙!

(本书唯一群号壹叁捌玖叁零伍玖捌)

Tagged :